名著中的哪句话,瞬间刺痛了你(1)

无论是在生活中,还是在我们的读书经历中,总会偶尔有某一句话,瞬间让我们刺痛、沉默,觉得那句话就是为我们量身打造的,那句话说尽了我们的沧桑过往我们的爱而不得,道尽了我们的苦痛挣扎我们的涅槃重生,那句话就是我们的人生,或者爱情。下面哪句话,是你的心底隐痛?

雨声潺潺,像住在溪边,宁愿天天下雨,以为你是因为下雨不来。

——张爱玲《小团圆》

九莉写在日记中的话,一语戳破爱情的幻灭,写给绍之雍,或者胡兰成,这个在文字里辛辣通透的女子,爱起来却那么笨拙,那么让人疼惜。

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,于千万年之中,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,没有早一步,也没有晚一步,刚巧赶上了,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,惟有轻轻地问一声:“噢,你也在这里吗”?

——张爱玲《爱》

这段话是张爱玲苍凉的笔锋之下难得的一点温情。文章以“这是真的”四字起首,将一个真的、美的、纯的,同时又是那么虚的、淡的、凄凉的关于爱的故事向我们娓娓道来。

我遇见你,我记得你,这座城市天生就适合恋爱,你天生就适合我的灵魂。

——玛格丽特·杜拉斯《广岛之恋》

这位出生在湄公河畔的法国女人,骨子里有着法国人的浪漫、多情、率性,她的一生,比《情人》更纠结,比《广岛之恋》更精彩。

我已经老了。有一天,在一处公共场所的大厅里,有一个男人向我走来,他主动介绍自己,他对我说:我认识你,永远记得你。那时候,你还很年轻,人人都说你美,现在,我是特地来告诉你,对我来说,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,那时你是年轻女人,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,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。

——玛格丽特·杜拉斯《情人》

这是杜拉斯写在《情人》开篇的话。这个声称自己“如果我不是一个作家,会是个妓女”的文坛奇女子,一生无视禁忌,一生浪漫不羁,16岁时遇见了让她终生难忘的中国情人,这个男人在印度坐拥5000套豪宅,他们的爱情最终因情人的家族财产继承权无疾而终。

爱之于我,不是肌肤之亲,不是一蔬一饭,它是一种不死的欲望,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。

——玛格丽特·杜拉斯《怦然心动》

杜拉斯笔下青梅竹马的爱情故事,有点小清新。这句话,正是杜拉斯人生的写照。这个热情浪漫的法国女人,一生情人不断,一生为爱疯癫。

这便是爱情:大概一千万人之中,才有一双梁祝,才可以化蝶。其他的只化为蛾、蟑螂、蚊蚋、苍蝇、金龟子……就是化不成蝶,并无想象中之美丽。

——李碧华《胭脂扣》

不愧是“天下言情第一人”,李碧华的《胭脂扣》承袭了她一如既往的凄艳悲凉的风格。外加一些颓废诡谲的凄迷,一如躺在烟榻上眼神迷离的十二少和美艳绝伦的如花。此言一出,你难道没有惊觉自己的爱情原来也似这般泯然于人群吗?

罪行只有一种,只有一种。那就是盗窃,其他罪行都是盗窃的变种。当你杀害一个人,你偷走一条性命,你偷走他妻子身为人妇的权利,夺走他子女的父亲。当你说谎,你偷走别人知道真相的权利。当你诈骗,你偷走公平的权利。

——卡勒德·胡赛尼《追风筝的人》

小说中阿米尔的父亲告诫儿子的话。这位成功的阿富汗商人,有着无限风光的表象,而在阳光照不到的地方,他一直在忏悔,一直在赎罪。他有没有实现救赎我们不知道,但这部小说,让全世界认罪。

爱是使人遍体鳞伤的错误,而它的帮凶,希望,则是令人悔恨莫及的幻象。

——卡勒德·胡赛尼《灿烂千阳》

玛丽雅姆在苦难重重的生活中悟出的人生哲理,不敢爱,不敢心存希望。继《追风筝的人》之后胡赛尼又一部伟大的作品,以阿富汗与苏联、塔利班及美国的战争为背景,讲述两个女人之间不可能的友谊、不可毁灭的爱以及那个不可宽恕的时代,酣畅淋漓。荡气回肠。

如果我真的存在,也是因为你需要我。

——克莱儿·麦克福尔《摆渡人》

崔斯坦对迪伦说的话。每个人的心灵,都是一片荒原,你眼中看见的风景,无不是你内心的投射。在命运这条孤独的河流里,迪伦遇到了崔斯坦,那么,谁,是你的摆渡人?

a b